新铡美案

http://zhimingj.cn/2019-06-15 19:47:51

铡 美 案


编剧:庄峰


人物:包黑娃 陈世美 秦香莲 春梅 冬哥 韦燕芳


王 朝 马 汉 易博史 韩其 商行掌柜


一 资料背景配画外串词


大宋贞观年间,奸人当道,民不聊生,恰逢河南以北,干旱连连,棵粒无收的悽凉更是把百姓推向了水深火热的绝境之中。而就在这时,距洛阳城三百多公里以外的洛县洛魄镇发生了一起惨绝人环地惊天血案:民妇秦香莲一家十三口人命丧家中,房屋被付之一炬,民妇秦香莲及子女冬哥春梅下落不明。((太平盛世和血案反差))


(切换到演播室,博史继续讲述) ((不要演播室))


是谁犯下这涛天命案?是谁会对一贫如洗的厚道人家下此毒手?又是谁破解了这千古神秘的迷团?让我们一起走进探索频道,去解开这起惊天血案背后的真象。好,广告之后见。(随播广告:dskua探索频道,探索您的未来!)


二 洛阳城街头 日外


悽厉北风拂面,街头人烟稀少,秦香莲携冬哥、春梅经过一馒头铺前。


春梅眼望热腾腾的馒头,忍不住向香莲说:妈咪,我想吃馒头!冬哥也跟着道:我也要吃!


香莲立时惊恐道:可不敢乱吃馒头啊!


春梅不解地说:为什么呀?


香莲答道:孩子,京城之中,馒头已另有所属,老百姓不能随便碰,有多少人為了馒头打官司打得是倾----家荡产,苦----不堪言啦!


春梅:切!為了馒头打官司?神经病啦?


香莲忙捂其嘴:别乱说话。这是我省下的锅魁,你和弟弟均着吃,告完状妈让你们吃麻辣烫。


冬哥:不,我要吃肯德鸡!


春梅懂事地对冬哥说:弟弟,咱们家不富裕,能吃两串麻辣烫巳经不错了,还可以数纤纤玩呢。


冬哥:真的?那我要数纤纤。


香莲动容含泪将一双儿女抱在怀中:我苦命的孩子!陈世美!为了孩子,我还得给你加一条:精神损失费!


(画面定格,易博史入画)


一个孩子基于本能而想吃馒头的欲望却引出了一条珍贵的古训:馒头是不能乱吃的。但事以愿违的是,时至今日,因馒头而引发的种种严重后果仍在重倒復辙,经久不息。唉!不听古人言,吃亏在眼前啦!


三 一茶房包间 日內


紧接上条落音,陈世美惊叫一声:啊!不会吧?老大,才两千万?一年以来你吃我的喝我就连我看上的钢管小姐都让给你了你还怎么样?上次朝庭从波斯进口的豪华官轿批文我一次就给你搞了几百顶啦,冒多大的风险你知道吗?靠!


掌柜为难地说:这我都铭记在心,可最近包黑娃力抓廉政反腐,搞得风声很紧,我们商行的银账更是三天一小审,两周一大查,这次我连助学基金都贷给你了,我这压力也不小啊!


陈世美一脸不屑地说:我不管,你就是把养老基金给拆了,也得给我凑足八千万!


掌柜冷汗直冒:这….这….容我三思,容我三思……


韦燕芳把茶杯一顿:你到底怕什么呢?居官三品还有皇上御封的优秀企业家称号外加享受內务部院级特殊金贴、这不都是我们给罩着的吗?


掌柜:可我一想到黑娃那副狗头铡,就……


韦燕芳掏出一把金剪刀阴冷地说:那你怕不怕这把皇家特赐夺命金剪刀呢?知道这管什么用吗?


掌柜汗如雨下:知道知道,皇室专用,看到哪个不顺眼就剪哪个!放心吧,上刀山下火海,指甲里榨油我也把八千万给凑齐了!


陈、韦一击掌:也---!好啦!思想工作巳做完,劳逸结合该休闲。说吧,是去东城ktv还是西郊桑拿浴?


韦燕芳不满地说:恩-----每次都是选你们男人的玩法,没品味。


掌柜:夫人,你说,咱们今天就玩它一次高品味的。


韦燕芳:那…..去菜园埧吃臭豆腐!


陈、掌:切------!


四 开封府衙 日內


王朝马汉操电吉它贝斯弹出前奏,包黑娃手执话筒组合午蹈,三人合唱"嘻唰唰"台后高挂"府衙亲民五一大联欢″字样,台下一群老幼持标语牌"黑娃黑娃我爱你……″狂叫不休,秦香莲拉冬哥春梅挤进,冬哥春梅备受感染,忘情投入到人群中……..


台上黑娃歌声激荡,台下香莲焦急万分……


黑娃酣畅正欢时,衙外响起了呜冤鼓声。


王朝嘀咕道:搞什么搞?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呃!


黑娃玲听鼓声:鼓点急促,暗含悲愤之韵,定有奇屈冤情,王朝马汉!


二人应声:扎!


黑娃:更衣升------堂!


二人同时:有没有加班费?此言一出,立遭台下烂菜水果猛砸。


黑娃:瞧见没有,民心难违呀。正所谓:当官不为民作主、


台下齐:不如回家卖红薯,也!


黑娃:来!拆台升堂,帶鸣冤人!


王朝马汉更衣后至门口法鼓处大叫:谁谁谁他妈告……状啊?


春梅拿鼓捶答话:瞎眼啦你!没见我敲鼓啊?你谁呀?混哪里的?老大是谁?说呀?傻啦?


马汉:咦……小丫头嘴挺利的哈。跟谁学得这些乱七八糟的?


春梅不顾香莲劝阻:管得着吗你。瞧你们这模样,话都说不清楚,普通话考级了吗?上访接待条例学了吗?先说"您好″后说"请″懂吗?


王朝:你这小小小……刁民,看我不打…..


春梅未等话音落,一棒槌打在王头上说:"打你″对吗?


王朝:啊…..对!


秦香莲忙拉开春梅道:二位差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单亲孩子脾气怪,别一般见识啊。


马汉:要不是老爷纪律严厉,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进去呀!


香莲:谢二位差爷!


一干人到了大堂,包黑娃巳更衣待坐,


王朝马汉:秉黑爷,冤妇到堂。


包黑娃:击鼓升堂!


众衙役:和------谐------


包黑娃:停!堂威怎么改了?


马 汉:黑爷您忘啦?今年是宏扬和谐為主旋,连架子鼓都改定音鼓了,这堂威语调生硬,能不改吗?


包黑娃:唔---言之有礼。好,来来来,给下跪民妇搬几把椅子来。


秦香莲:谢老爷!


包黑娃:民妇,有何冤情,快快诉来!


秦香莲:老爷呀!民妇冤情比海深,寻夫尤如大海捞针,修得诉状千万语,明镜高悬把冤申把冤申!(手托卷筒纸长跪不起)


包黑娃:王朝马汉,呈状上来!(王马以棍挑筒,包含愤看状)狼心狗肺,卑鄙无耻,阴损毒辣,色情变态,惨不忍睹眼花缭乱扎扎扎扎扎扎扎扎!(加……咳嗽)王朝马汉!咦!拉那么远干嘛,放风筝啦?


王 马气喘吁吁跑过来冲秦竖起拇子:写这么多有你的!黑爷,啥分付?


包黑娃:把陈世美给我抓捕归案!


王 马:扎!(紧接二人冲人群中喊)陈世美!陈世美!(人群中跑出衣冠不整的陈和韦,紧跟其后的服装边跑边给二人补妆)


韦燕芳:有没搞错,不是说上午不拍我们的戏吗?


陈世美:是啊,怎么回事?简直太不把人当腕了。


马 汉:你摆啥谱呀?我他娘赞助十多万才捞了一烂角色演。你还腕个屁!信不信我拆资不干了?


王 朝:啊….对,不干……啦!


陈世美:得得得,我把墨镜摘下来还不行吗?


马 汉:走吧!(四人做闪跳较果到堂上)老爷,疑犯带到!


(包黑娃正和春梅玩着游戏,被吓了一跳)


包黑娃:拜托,不要每次都从我背后掉下来,这样会吓死人的。来,升堂!(重上公案,一拍惊堂木)呔!大胆陈世美!你抛妻弃子,欺君惘上,灭杀族亲犯下涛天大罪,你知罪否?


陈世美:咦!我作的天----衣无縫竟然都给你知道了。不过,开封是个讲法制的地区,请拿出证据来呀?


包黑娃:要证据是吧,你且回头一看。


陈回头见秦香莲一惊,随后热情迎上:哎呀…..你…


香莲百感交集地叫道:相公------


陈世美脸色突变:你谁呀?


王 朝:咦-----这龟儿子还假装不认识。


陈世美:唉!(配抒情乐)这就是名人的痛苦啊,当你功成名就之时,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择手段,制造事端无所不用其极,男的就你告侵权,女的就和你闹诽闻。这是典型的不正之风,(说话间巳度步到了公案上)乡亲们啦,要缔造一个和谐社会,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仁爱,宽容,和奉献,只有无私的奉献,才能使民族团结,国富---民强!


(全场爆发热烈的掌声,陈两手一抓,全场立静,陈接着说)这位民女我不怪你,我提议:我们在场的人献出你们的爱心,咱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邦助这位老乡渡过难关。我首先捐出身上所有的钱,一……十元!(“从头再来”歌曲响起,全场再次爆发热烈的掌声)


陈边唱边与热泪盈眶的王朝马汉拥抱在一起,唱到包面前时(背景音乐停)陈尴尬地干唱着,包将手中惊堂木一拍:陈世美,你把我当傻瓜啦?来呀,陈世美竟敢藐视公堂,蛊惑人心,罪加一等,大刑伺候!


韦燕芳:慢!包大人,包黑娃。你好象当我不存在呀!


马 汉:黑爷,这瓜婆娘是谁?


包黑娃:哎,不得无理。公主,我这是秉公办案,不敢懈怠。


韦燕芳:那你准备怎么判这个案呢?


包黑娃:陈世美贪图富贵抛妻弃子此乃一罪,骗本谋利瞒上重婚此乃二,暗派密使残杀秦家一十三口兼追杀香莲母子未遂乃三,走私豪骄倒卖批文贩卖摇头丸包养钢管小姐最可恶的是连六十岁的退休姆姆都要嫖。按照刑律数罪并发当凌迟处死!


陈世美:老婆,你要救我呀!他….她们污赖我。


韦燕芳:对呀,你还没拿出证据呀?


春 梅:各位观众!人证是我,物证在此(手拿一只芝宝火机)陈瓜娃,你认得这只火机吗?


陈世美:放势!这谁家的野丫头?


秦香莲:她就是你亲骨肉春梅,还有冬哥啊!


陈世美:傻婆娘,你说是就是呀?还有,火机能说明什么?很多人都有呃。


春 梅:陈世美雅正,宝气商行丁当赠。


陈世美:天啦,这哈拙拙的丁宝气哟,送吗就送嘛,还刻啥子字嘛!


韦燕芳:也许是他掉了,你捡到的呢?


春 梅:各位观众!请看案情回放(又掏出一dv机)众人一闪,包黑娃好奇地看问:都是谁送你这些小玩意?(画外音:是我!易博史吊威亚入画,却被狼狈地吊在空,经一番折腾终于落地)


易博史:看来这武行不好当!


王朝马汉亮刀护包:何方歹徒,敢擅闯公堂,看打!


二人冲上被博史用电棍击退。


包黑娃: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易博史:我就是……


春 梅:玉树临风赛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的….一泡屎!


易博史:易---博---史!


包黑娃:久仰大名,意欲如何?


易博史:关注事态发展,监督历史进程,徒儿,过来。


春 梅:哎,师傅。


韦燕芳:打哪儿又钻出一个神经病?


易博史:你不是要证据嘛,徒儿你继续。


(按播放键回放,并插入博史讲述……


陈世美密室 日內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陈世美密传心腹韩其到府庭之中,下达了绝命任务)


陈世美密室中,手中把玩着芝宝火机;韩其垂手候命……


陈世美:计划周密,就这样定吧!记住,一定不能留任何活口。


韩 其:附马,我…….


陈世美:你的安家费明天我就派人给你家里送去。


韩 其:我想提最后一个条件。


陈世美:别太过份啊,说。


韩 其:你手里那只打火机我是相—当的喜欢,能否…..借我一用?


陈世美:小ks,赏你吧,记得打张借条喔。


韩 其:肝脑涂地,在所不惜(陈畅笑)


洛魄镇 夜外


韩其一身野战装束冷漠亮相,随后完成举炸药包,打火机点火,扔出去一糸列动作,一声爆炸声响效果后,各种衣物碎片砸向韩其头脸,最后是一支断臂,韩受惊落荒儿逃……


草丛中秦紧捂一双儿女的嘴,泪流满面…..


破庙中 日內


韩尿急入庙中,突见躲藏的香莲母女,忙拿出照片对照;经确认后便欲抽刀行凶;


易博史从天而降,与韩激斗(二分钟武打)……


韩将易博史打得狼狈不堪,正欲杀博,博从怀中掏出暂停牌,博史对韩耳语一番,韩狂怒反刀自杀。韩临终掏出火机向香莲道出原委后绝气而忘!


(跳回公堂)


包黑娃:(悲唱)仇恨嗯---满胸怀(王朝马汉唱过门:啷当-当啷当当)滴血撒尘埃…..博史呀,本官还有一事不明,你在韩其耳边说了句什么话就让他自己死翹翹啦?


易博史:我只告诉他,就在他走的第二天晚上,陈世美就借送安家费之名,将他的老婆和姨妹加媬姆悉数奸杀!


韦燕芳:好啊你个陈世美,我掐死你!


陈世美:你胡说,他从我那里走了以后我跟本就没让人送安家费,更没有自已去!


众人纷纷:哦……哦……


易博史:哈哈哈!陈世美,中标了吧!


包黑娃:高!实再是高。来!狗头铡!


陈世美扑向韦燕芳:老婆,快救我呀!


韦燕芳:死鬼,最近我发现你有点虚弱了也。记得那个卖臭豆腐的吗?那可是个猛男呃。黑娃,邦老娘换叫!


包黑娃:把狗贼拖上铡!


陈世美突然暴喝一声:翻江倒海!(一场武打展开五分钟)


衙役纷纷被打倒;博史耳朵被咬;包黑娃被打成熊猫眼;结果陈被冬哥春梅打翻在地。------- 王朝马汉架陈世美上铡台


包黑娃歪戴帽子大喝一声:开—铡!


易博史同时用一块写有"保护妇幼权利,打击不法重婚″的牌子从铡前切下,并冲镜头说:记得拨打维权电话,我们随时为你作主!


剧终



相关阅读:
捕鱼平台 http://bokefabuyu.com
分享到: